2017-12-29 08:34:27
  • 0
  • 2
  • 21
  • 0

文/袁建民


刃口光亮的锄

好久不在泥土里走动了

常常想起你牽着我的手

走过露水微凉的土地

身后闪出一条条消失了莠草的路

棉花地或者玉米地

你伴着我一起听庄稼苗

快乐的呼吸

以及那醉人的   咔吧,咔吧

伸筋长骨的声音

离开那么久了

你那被泥土擦拭的光亮

依旧雪亮着我不断起碱的梦

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

没有锄落脚的地方

失去了你

孤独的草呀,疯长 疯长 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